用戶名:
密 碼:
·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·
·請您登錄查看詳細·
子藏·兵家部·六韜卷(附司馬法 尉繚子)(全十四冊)
 
 
分享到:
編  著  者 方勇 定價 9200.00
責任編輯 靳諾(常規) ISBN 978-7-5013-6837-2
出版時間 2019-10-31 版次 B1
印刷時間 2019-10-31 印次 Y1
庫存提示 有書 規格 精裝,正16開,
叢  書  名 子藏
所屬分類 史籍史料
中圖分類 ①B220.5②E892.2
讀者對象 廣大讀者
相關下載 圖書文件下載(TXT)  目錄附件下載
 
購買數量    
 
圖書簡介[ 滾動 - 展開 ]  
 
本書共收書四十一種,并附《司馬法》四十四種,《尉繚子》三十五種。本書將其版本的遴選放在編纂工作的首位。收錄目前所知有關以上六韜(尉繚子、司馬法)各種之白文本、注釋本、節選本、??北?、批校本及相關研究著作等珍稀古籍版本。本書的出版,必將有力地推動相關學科的研究與發展。
 
目錄[ 滾動 - 展開 ]  
 
第一冊
六韜六卷(周)姜尚 撰
宋刊《武經七書》本 一
六韜六卷(周)姜尚 撰
明嘉靖三十二年(1553)翁氏刊、隆慶元年(1567)耿文光補刊《武學經傳》本 九七
六韜六卷(周)姜尚 撰
明國子監刊《武經七書》本 一九三
六韜六卷(周)姜尚 撰
清順治八年(1651)影宋抄本 二八七
六韜一卷(周)姜尚 撰
清順治十八年(1661)刊《標題武經七書全文》本(原書卷首與卷末有缺葉) 三九一

第二冊
六韜六卷附逸文一卷(周)姜尚 撰
清同治間皖城新建吳氏刊《半畝園叢書》本《兵法匯編》 一
六韜三卷(周)姜尚 撰
清光緒元年(1875)湖北崇文書局刊《百子全書》本 一二九
六韜六卷(周)姜尚 撰
清抄本《武經七書》 二〇九
六韜六卷附逸文一卷(周)姜尚 撰(清)孫同元 輯逸(清)廉兆綸 批校
清抄本《寧河廉琴舫侍郎遺書》 三〇五
太公望六韜三卷 (三國蜀)諸葛亮 注
清光緒十二年(1886)文海堂刊《石室秘籍兵書》本 四三一
六韜治要(唐)魏征等 節選民國八年(1919)上海商務印書館《四部叢刊》影印
日本天明七年(1787)刊《羣書治要》本 五八五

第三冊
六韜講義六卷(宋)施子美 撰
日本文久三年(1863)刊《施氏七書講義》本 一
六韜直解六卷(明)劉寅 撰
明刊《武經七書直解》本 二四九
子牙子(明)歸有光 輯評(明)文震孟 參訂
明天啟六年(1626)刊《諸子匯函》本 五六七
子牙子六韜 (明)李贄 推釋(明)臧應騏 校閱(明)蔡國輝 參定
清抄本《七書參同》 五九三

第四冊
六韜(明)沈津 選
明隆慶元年(1567)含山縣儒學刊《百家類纂》本 一
太公六韜粹言(明)陳繼儒 選
明刊《藝林粹言》本 四三
六韜正義一卷(明)趙光裕 注釋
明萬歷十六年(1588)書林萃慶堂余泗泉刊 《新刻注釋標題武經七書正義》本 五一
太公六韜(明)李盤用 匯編
明萬歷十八年(1590)汪一鸞刊《武德全書》本 一四七
六韜六卷(明)何守法 校音點注
明萬歷間刊《武經七書》本 二九五

第五冊
姜子奇賞(明)陳仁錫 評選
明天啟六年(1626)刊《諸子奇賞》本 一
太公望六韜(明)陳仁錫 評選
明刊《子品金函》本 五七
標題評釋六韜二卷(明)陳元素 撰
明龔紹山刊《標題評釋武經七書》本 七五
評注六韜兵略(明)陳玖學 撰
民國六年(1917)鴻文齋石印《評注七子兵略》本 二〇九
注解六韜一卷(明)沈應明 輯注
明崇禎間刊《新鐫注解武經》本 二七九
六韜開宗一卷(明)黃獻臣 撰
明芙蓉館刊《武經開宗》本 四〇七
裒谷子商隲六韜二卷(明)孫履恒 撰
明崇禎二年(1629)刊《裒谷子商隲武經七書》本 五四三

第六冊
六韜一卷 (清)蔣先庚 彭繼耀 集注
清抄本《武經大全纂序集注》 一
六韜一卷(清)汪式玉 編
清康熙十年(1671)刊《增補武經集注大全》本 二三七
六韜韻讀(清)江有誥 撰
清道光間刊《江氏音學十書?先秦韻讀》本 四七一
六韜(清)黃奭 輯
清光緒間刊《漢學堂叢書?子史鉤沉》本 四七五
六韜全題講義通考一卷(清)謝重綸 撰
清康熙間德慶堂刊《武經全題講義通考》本 五三三

第七冊
六韜全解一卷(清)丁洪章 輯
清康熙間刊《武經七書全解》本 一
校訂六韜六卷逸文一卷(清)孫星衍 撰(清)孫同元 輯逸
清嘉慶間蘭陵孫氏刊《平津館叢書》本 三三九
校訂六韜六卷逸文一卷(清)孫星衍 撰(清)孫同元 輯逸
清咸豐四年(1854)新昌莊氏過客軒刊《長恩書室叢書》本 四八三
六韜六卷逸文一卷(清)孫星衍 校訂(清)孫同元 輯逸
清光緒二十四年(1898)杭城衢樽石印《兵書七種》本 五七九
六韜札迻(清)孫詒讓 撰
清光緒二十年(1894)孫氏刊《札迻》本 六六三
太公兵法逸文一卷(清)汪宗沂 輯
清光緒二十年(1894)避舍蓋公堂刊《汪氏兵學三書》本 六六九
六韜文粹李寳洤 撰
民國六年(1917)上海商務印書館排印《諸子文粹》本 七二三
六韜通考張心澄 撰
民國二十八年(1939)上海商務印書館排印《偽書通考》本 七四九
敦煌、黑水城六韜殘卷劉佩德 輯
上海古籍出版社《法藏敦煌文獻》《俄藏黑水城文獻》影印本 七五七

第八冊
《司馬法》前言趙英 一
司馬法三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宋刊《武經七書》本 一
司馬子一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明萬歷間吳勉學刊《二十子全書》本 二三
司馬法三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明國子監刊《武經七書》本 五一
司馬法(周)司馬穰苴 撰
明刊本 七三
司馬法一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順治十八年(1661)刊《標題武經七書全文》本 一〇七
司馬法一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嘉慶間蘭陵孫氏刊《平津館叢書》本 一四七
司馬法三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同治間皖城新建吳氏刊《半畝園叢書》本《兵法匯編》 一六五
司馬法一卷逸文一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道光元年(1821)武威張氏二酉堂刊《二酉堂叢書》本 一八三
司馬法一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光緒元年(1875)湖北崇文書局刊《百子全書》本 二三五
司馬法三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道光十六(1836)至二十六年(1846)刊《指?!繁? 二五一
司馬法三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光緒二十四年(1898)杭城衢樽石印《兵書七種》本 二九一
司馬法一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光緒間刊《武經三子全書》本 三〇三
司馬法三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抄本《武經七書》 三二九
司馬法三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清抄本《寧河廉琴舫侍郎遺書》 三五一
司馬法一卷(周)司馬穰苴 撰
民國十二年(1923)上海千頃堂石印本 三六七
司馬法治要(唐)魏征等 節選民國八年(1919)上海商務印書館《四部叢刊》
影印日本天明七年(1787)刊《羣書治要》本 三八一
司馬法講義五卷(宋)施子美 撰
日本文久三年(1863)刊《施氏七書講義》本 三八九

第九冊
司馬子(明)歸有光 輯評(明)文震孟 參訂
明天啟五年(1625)刊《諸子匯函》本 一
司馬子(明)李贄 推釋(明)臧應騏 校閱(明)蔡國輝 參定
清抄本《七書參同》 二三
司馬法(明)沈津 選
明隆慶元年(1567)含山縣儒學刊《百家類纂》本 五一
司馬法粹言(明)陳繼儒 選
明刊《藝林粹言》本 六一
新刻注釋標題司馬法正義一卷(明)趙光裕 注釋
明萬歷十六年(1588)書林萃慶堂余泗泉刊《新刻注釋標題武經七書正義》本 六五
司馬法全書(明)李盤用 匯編
明萬歷十八年(1590)汪一鸞刊《武德全書》本 九一
司馬法(明)茅元儀 輯
明天啟間刊《武備志?兵訣評》本 一四一
司馬法奇賞(明)陳仁錫 評選
明天啟六年(1626)刊《諸子奇賞》本 一七五
注解司馬法一卷(明)沈應明 輯注
明崇禎間刊《注解武經》本 二〇一
標題評釋司馬法(明)陳元素 撰
明龔紹山刊《標題評釋武經七書》本 二三五
評注司馬法兵略(明)陳玖學 撰
民國六年(1917)鴻文齋石印《評注七子兵略》本 二六五
司馬法開宗一卷(明)黃獻臣 撰
明芙蓉館刊《武經開宗》本 二八五
裒谷子商隲司馬法一卷(明)孫履恒 撰
明崇禎二年(1629)刊《裒谷子商隲武經七書》本 三三九
司馬法一卷(清)蔣先庚 彭繼耀 集注
清抄本《武經大全纂序集注》 四一三
司馬法一卷(清)汪式玉 編
清康熙十年(1671)刊《增補武經集注大全》本 四七五

第一〇冊
司馬法匯解一卷(清)黎利賓 曹曰瑋 夏仲齢 纂輯
清康熙五十年(1711)刊《武經三書匯解》本 一
司馬法全解一卷(清)丁洪章 輯
清康熙間刊《武經七書全解》本 一一一
司馬法全題講義通考一卷(清)謝重綸 撰
清康熙間德慶堂刊《武經全題講義通考》本 二一三
司馬法三卷(清)凌堃 校注
清道光間吳興凌氏刊《傳經堂叢書》本 二三七
軍禮司馬法考征二卷(清)黃以周 撰
清光緒十八年(1892)黃氏試館刊本 二五七
司馬法古注三卷音義一卷(清)曹元忠 輯并校跋
清光緒二十年(1894)曹氏箋經室刊《箋經室叢書》本 三四九
司馬法佚文(清)王仁俊 輯
稿本《玉函山房輯佚書續編》 四二五
司馬法文粹李寳洤 撰
民國六年(1917)上海商務印書館排印《諸子文粹》本 四二七
評注司馬子精華張諤 撰
民國九年(1920)上海子學社石印《評注皕子精華》本 四三三
司馬法伍學愈 注
民國十四年(1925)刊《靜妙室別録》本 四三七
司馬法精華陸翔 選輯
民國二十三年(1934)上海世界書局石印《四部精華》本 五一七
司馬法通考張心澄 撰
民國二十八年(1939)上海商務印書館排印《偽書通考》本 五一九

第一一冊
尉繚子五卷(周)尉繚 撰
宋刊《武經七書》本 一
尉繚子五卷(周)尉繚 撰
明國子監刊《武經七書》本 五五
尉繚子二卷(周)尉繚 撰
清光緒元年(1875)湖北崇文書局刊《子書百家》本 一〇九
尉繚子二卷(周)尉繚 撰
清光緒十六年(1890)黃梅氏自愛軒刊《清芬堂叢書》本 一五三
尉繚子五卷(周)尉繚 撰
清抄本《武經七書》 一九九
尉繚子治要(唐)魏征等 節選民國八年(1919)上海商務印書館《四部叢刊》
影印日本天明七年(1787)刊《羣書治要》本 二五三
尉繚子講義九卷(宋)施子美 撰
日本文久三年(1863)刊《施氏七書講義》本 二六五
尉繚子直解五卷(卷一至二)(明)劉寅 撰
明刊本 四六三

第一二冊
尉繚子直解五卷(卷三至五)(明)劉寅 撰
明刊本 一
尉繚子(明)歸有光 輯評(明)文震孟 參訂
明天啟六年(1626)刊《諸子匯函》本 九一
尉繚子(明)李贄 推釋(明)臧應騏 校閱(明)蔡國輝 參定
清抄本《七書參同》 一一七
尉繚子(明)沈津 選
明隆慶元年(1567)含山縣儒學刊《百家類纂》本 一七三
新鍥翰林三狀元會選尉繚子品匯釋評(明)焦竑 校正(明)翁正春 參閱(明)朱之蕃 圈點
明萬歷四十四年(1616)刊《新鍥翰林三狀元會選二十九子品匯釋評》本 一九一
兩翰林纂解尉繚子折衷匯錦(明)焦竑 纂注(明)陳懿典 評閱
明萬歷間金陵少岡三衢書林刊《兩翰林纂解諸子折衷匯錦》本 二〇九
新鐫尉繚子玄言評苑(明)陸可教 選(明)李廷機 訂
明刊《新鐫諸子玄言評苑》本(原書有缺葉) 二三五
尉繚子品節(明)陳深 撰
明萬歷間刊《諸子品節》本 二五五
尉繚子粹言(明)陳繼儒 選
明刊《藝林粹言》本 二八一
新刻注釋標題尉繚子正義一卷(明)趙光裕 注釋
明萬歷十六年(1588)書林萃慶堂余泗泉刊《新刻注釋標題武經七書正義》本 二八五
尉繚子全書(明)李盤用 匯編
明萬歷十八年(1590)汪一鸞刊《武德全書》本 三四三
尉繚子(明)蓀園 輯校
明萬歷三十九年(1611)刊《諸子十五種》本 四二九
尉繚子標釋一卷(明)阮漢聞 撰
明天啟三年(1623)刊本 四三一

第一三冊
尉繚子奇賞(明)陳仁錫 評選
明天啟六年(1626)刊《諸子奇賞》本 一
尉繚子(明)陳仁錫 評選
明刊《子品金函》本 三七
注解尉繚子一卷(明)沈應明 輯注
明崇禎間刊《注解武經》本 四九
標題評釋尉繚子(明)陳元素 撰
明龔紹山刊《標題評釋武經七書》本 一一九
評注尉繚子兵略(明)陳玖學 撰
民國六年(1917)鴻文齋石印《評注七子兵略》本 一九一
尉繚子開宗一卷(明)黃獻臣 撰
明芙蓉館刊《武經開宗》本(原書《原官第十》缺) 二三三
裒谷子商隲尉繚子二卷(明)孫履恒 撰
明崇禎二年(1629)刊《裒谷子商隲武經七書》本 三一五

第一四冊
尉繚子一卷(清)蔣先庚 彭繼耀 集注
清抄本《武經大全纂序集注》 一
尉繚子一卷(清)汪式玉 編
清康熙十年刊《增補武經集注大全》本 一三七
尉繚子全解一卷(清)丁洪章 輯
清康熙間刊《武經七書全解》本 二七三
尉繚子全題講義通考一卷(清)謝重綸 撰
清康熙間德慶堂刊《武經全題講義通考》本 四七一
尉繚子札迻(清)孫詒讓 撰
清光緒二十年(1894)孫氏刊《札迻》本 五三七
尉繚子文粹李寳洤 撰
民國六年(1917)上海商務印書館排印《諸子文粹》本 五四一
評注尉繚子精華張諤 撰
民國九年(1920)上海子學社石印《評注皕子精華》本 五五七
尉繚子精華陸翔 選輯
民國二十三年(1934)上海世界書局石印《四部精華》本 五八一
 
前言[ 滾動 - 展開 ]  
 
《司馬法》前言

關于司馬穰苴其人,史籍記載較少,且多有抵牾之處?!洞呵铩贰蹲髠鳌穼λ抉R穰苴未曾記載。主要有“春秋時人”和“戰國時人”兩種說法?!妒酚洝贰蛾套哟呵铩酚涊d其為齊景公(前五四七—前四九〇)時人?!妒酚洝酚涊d了司馬穰苴在齊景公時受命為將軍,伐燕晉之師。他立誓盟、明約束,將國君的寵臣莊賈處以軍法,從而使得軍旅大振,卻燕晉之師,收復失地。齊景公因此封他為司馬之官?!蛾套哟呵铩酚涊d,齊景公深夜造訪司馬穰苴家,想與他飲酒取樂,但被司馬穰苴以并非“臣子本分”為由拒絶?!稇饑摺穭t記載司馬穰苴為齊愍王(前三〇〇—前二八四)時期的執政者:“司馬穰苴,為政者也,殺之,大臣不親?!睂W術界目前仍然以《史記》所載為準。
《司馬法》最早見于《史記》?!妒酚?司馬穰苴列傳》曰:“因自立為齊威王,用兵行威,大放穰苴之法,而諸侯朝齊。齊威王使大夫追論古者《司馬兵法》,而附穰苴于其中,因號曰《司馬穰苴兵法》?!薄短饭孕颉芬嘣疲骸胺潜粡?,非德不昌,黃帝、湯、武以興,桀、紂、二世以崩,可不慎歟?《司馬法》所從來尚矣,太公、孫、吳、王子能紹而明之?!?“自古王者而有《司馬法》,穰苴能申明之?!本C合來看,《司馬法》成書大致分為四個時期:“司馬之法”時期,太公“紹而明之”;古者《司馬兵法》時期,孫武、吳起“紹而明之”;司馬穰苴“申明”時期;齊威王追論時期,使大夫追論古者《司馬兵法》,并將穰苴兵法附于其中。綜合來看,《司馬法》一書的流傳經歷了以下幾個階段:
“司馬之法”時期?!八抉R”作為官職,最早可以追溯至堯帝時期?!痘茨献?齊俗》曰:“故堯之治天下也,舜為司徒,契為司馬?!薄妒酚洝酚涊d:“黃帝、湯、武以興,桀、紂、二世以崩,可不慎歟?《司馬法》所從來尚矣。太公……紹而明之?!笨梢?,在西周之前,“司馬之法”就已廣為流傳?!疤敝竻紊?,他曾擔任西周首任司馬?!墩摵?是應篇》記載:“師尚父為周司馬,將師伐紂?!币虼?,太公對古“司馬之法” “紹而明之”即在情理之中?!吨芏Y?縣師》曰:“將有軍旅、會同、田、役之戒,則受法于司馬,以作其眾庶及馬牛車輦,會其車人及卒伍,使皆備旗鼓、兵器,以帥而至?!薄吨芏Y?司兵》云:“司兵,掌五兵五盾,各辨其物與其等,以待軍事。及授兵,從司馬之法以頒之?!庇纱丝梢?,西周時期確實存在一部“司馬之法”,是“古者《司馬兵法》”的源頭。
古者《司馬兵法》時期。據《左傳》記載,春秋時期很多諸侯國都設有“司馬”之職,如子反為楚司馬、韓厥為晉司馬、季孫為魯司馬等。為了適應日益頻繁的作戰需要,出現了記載軍禮法規的“古者《司馬兵法》”?!妒酚洝酚涊d孫武、吳起對《司馬法》“紹而明之”,當指對“古者《司馬兵法》”的繼承和發揚。在《孫子》《吳子》兩部兵書著作中,提到或引用了記載有古“軍法”的《軍志》《軍政》《令典》等著作,“古者《司馬兵法》”當為包括這些“軍法”著作在內的有關軍禮法規的合集。
司馬穰苴“申明”時期。司馬遷在《太史公自序》中說:“《司馬法》所從來尚矣,太公、孫、吳、 王子能紹而明之……自古王者而有《司馬法》,穰苴能申明之?!?司馬遷認為,司馬穰苴曾對“古者《司馬法》”進行過闡明和解釋。因此,《穰苴兵法》應包括了他對古《司馬法》的解釋以及其自己撰寫的兵法。這個時期“古者《司馬法》”尚未失傳,司馬穰苴在春秋前、中期諸多司馬“申明”的基礎上,對春秋時期的“古者《司馬法》”進行了一次深入、系統的整理和研究。
齊威王追論《司馬法》時期?!妒酚?司馬穰苴列傳》載:“齊威王使大夫追論古者《司馬兵法》,而附穰苴于其中,因號曰《司馬穰苴兵法》?!饼R威王時期,“古者《司馬兵法》”在流傳過程中已經散失或者亡佚,齊威王十分重視總結和發揚古代的軍事理論、整理齊國的兵學遺產,因此便組織諸大夫追論“古者《司馬兵法》”,鑒于司馬穰苴的軍事功績,并將司馬穰苴的兵法附在其中,從而將追論的“古者《司馬兵法》”和“穰苴兵法”雜糅在一起,形成了一部新的兵書,即為《司馬穰苴兵法》,亦稱《司馬法》。
關于《司馬法》的作者和成書年代,后人也多有論述。綜合來看,司馬穰苴曾對古《司馬兵法》做過闡明、解釋,并在軍事實踐中發展了古《司馬兵法》,其兵學理論稱之為《穰苴兵法》。但司馬穰苴“申明”古《司馬兵法》的作用不宜過分夸大。司馬遷在《太史公自序》中云:“《司馬法》所從來尚矣,太公、孫、吳、 王子能紹而明之?!笨梢?,春秋時期“申明”司馬法的不止司馬穰苴一人,他的兵學理論是《司馬法》的內容來源之一。齊國諸大夫對古《司馬兵法》進行了追論,并將《穰苴兵法》附于其中,《司馬穰苴兵法》最終成書。
《司馬法》最早著録于《漢書?藝文志》,班固將其載入《六藝略》“禮類”,名之為《軍禮司馬法》,共一百五十五篇。并在“兵權謀”類下注曰:“出《司馬法》,入禮也?!眲㈧А镀呗浴穼ⅰ端抉R法》歸于“兵書略”,然班固認為《司馬法》是一部關于古代軍禮的書,從而將其歸為“禮類”,并在《司馬法》書名上加上“軍禮”二字,稱之為《軍禮司馬法》。
隋唐時期的志書又將《司馬法》歸入了“兵家”?!端鍟?經籍志》《舊唐書?經籍志》《新唐書?藝文志》《宋史?藝文志》等史書都將《司馬法》列入了子部“兵家類”。此外,宋代官修書目《崇文總目》和其他私人書目亦將《司馬法》列入“兵家類”。
《司馬法》作為一部流傳至今的古書,受到了歷史上諸多軍事家、經學家、文學家的關注,為其作注之人不少。最早的注者目前可以上溯至曹操。較早的尚有零散保存于《北堂書鈔》《羣書治要》《太平御覽》等類書和某些古書中的引文附注,所引《司馬法》皆有古注。
自宋代以來,為《司馬法》作注者大約有三十余家,比較有代表性的有宋施子美撰《武經七書講義》之《司馬法講義》,明代劉寅撰《武經七書直解》之《司馬法直解》,清代曹元忠作《箋經堂叢書》之《司馬法古注》等。
《司馬法》在流傳過程中,散佚比較嚴重,至隋唐時已由《漢書?藝文志》記載的“百五十五篇”減為五篇?!端抉R法》的逸文零散地見于古書的引文或古注中,前人曾對這些逸文作過輯録,主要代表性的本子為清人張澎、錢熙祚、黃以周所輯。因此,《司馬法》又有今本和輯本之分別。
今本《司馬法》主要有一卷本和三卷本兩個系統。一卷本系統傳世本主要有明黃獻臣輯注《武經開宗》本、《四庫全書》本、清任兆麟《述記》本、《百子全書》本等。三卷本系統有日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補抄《武經七書》本、《四部叢刊》本、明劉寅《武經七書直解》本、清孫星衍《平津館叢書》本。此外,還有一種是五卷本,如《施氏七書講義》本。但是無論是五卷本、三卷本、一卷本,總篇數均為五篇。
《司馬法》是我國先秦重要的法典性兵學著作,是對我國古代戰爭和軍事實踐經驗的理論概括,是我國古代軍事文化的璀璨明珠,有著十分重要的軍事價值和學術價值,歷來為研究者所重視,在古今中外均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《司馬法》與《孫子》《吳子》等兵書不同,它主要反映了我國古代諸多“軍禮”或“軍法”方面的制度,比如軍賦、組織編制、訓練、號令、奬懲等,具有十分重要的文獻史料價值。
《司馬法》是一部以“仁、義、禮、讓”為核心思想價值的先秦兵學著作,藴含著一系列作戰指導思想、治軍思想和戰略戰術原則,幾乎涉及了古代軍事領域各個方面的問題。如“以仁為本、以義治之”的戰爭觀念,“好戰必亡,忘戰必?!钡纳鲬鹚枷牒蛡鋺鹚枷?,“國容不入軍,軍容不入國”的治軍思想,“臨機制變、趨利避害、出奇制勝”的戰術原則,“甲以重固,兵以輕勝”的軍事技術觀念等?!端抉R法》的這些軍事思想和原則對后世兵家影響深遠,成為《孫子兵法》等兵學著作的重要思想來源,對中國古代軍事思想的形成和發展產生過深遠影響,對后世精彩紛呈的軍事實踐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。
《司馬法》在國外也產生了重要影響,曾先后流傳到日本、法國等國家。日本是《司馬法》最早流傳的國家,其關于《司馬法》的刊本有三十余種,其地位與《孫子兵法》相當。其中日本天明七年(一七八七)刊刻的唐魏征所編的《羣書治要》就包括了《司馬法治要》,這一版本收録了今本《司馬法》前兩篇的內容,并附有古注,具有重要的文獻價值。一七七二年,法國神父約瑟夫?埃米歐將《司馬法》翻譯成法文并收在巴黎出版的《中國軍事藝術》中,這是目前所知《司馬法》傳入歐洲的最早的文字記録?!端抉R法》被法國學者評價為世界上最早的“國際法典”。




《尉繚子》前言

《尉繚子》最早的著録見于班固《漢書?藝文志》,宋代元豐中期被列為《武經七書》之一,成為武學必讀之書,影響日大。
關于尉繚,史籍無載,僅在《漢書?藝文志》雜家類《尉繚》下注有“六國時”三字?!段究澴印烽_篇有“梁惠王問尉繚子曰”一句,《隋書?經籍志》中《尉繚子》下注:“尉繚,梁惠王時人?!薄妒酚?秦始皇本紀》中有“大梁人尉繚來,說秦王曰……”一句,即秦始皇時也有尉繚,而所處時代比梁惠王時晚數十年。鄭樵《通志》注“梁惠王時人,《隋志》一卷”,宋王應麟稱其為六國時人,施子美則稱尉繚為“齊人也,而所著之書乃有三代之遺風”(《七書講義》)。明茅元儀稱其為“魏人”(《武備志》),清朱墉稱“尉姓繚名,魏人,鬼谷之高弟,善理陰陽,深達兵法,與弟子隱于夷山,因惠王聘,陳兵法二十四篇”(《武經七書匯解》)。梁啟超認為,“《史記?秦本紀》云:‘大梁人尉繚來說秦王,其計以散財物賂諸侯強臣,不過三十萬金,則諸侯可盡?!瘬丝芍究澕灱皶r代?!保ā稘h書藝文志諸子略考釋》)錢穆則認為,“《史記》尉繚子說秦王在始皇十年,今傳尉繚書有梁惠王問,年世不相及。后人因謂今所傳者乃兵家《尉繚》,在梁惠王時,而始皇時雜家《尉繚》則佚?!保ā断惹刂T子系年》)諸家所論,不一而足。綜而論之,先秦時期確有尉繚子其人,亦確有《尉繚子》一書。
班固在《漢書?藝文志》“雜家”和“兵形勢家”分列有《尉繚》二十九篇和《尉繚》三十一篇,目前所見的《尉繚子》二十四篇,僅從篇數上看,與《漢書》著録的兩個版本均不相同。此后,《隋書?經籍志》著録有《尉繚子》五卷,列入雜家?!杜f唐書?經籍志》和《新唐書?藝文志》著録有《尉繚子》六卷,均列為雜家,兵家中不見有著録。學術界對于今本《尉繚子》傳自何處尚無定論。一些學者認為,兩種《尉繚》原是兩本不同的書,今本由兵形勢家《尉繚》三十一篇流傳而來;另一些學者則持相反的認識,即今本《尉繚子》由雜家《尉繚》二十九篇流傳而來。還有學者認為《漢書》的分類本身有誤,是將一書分列入兩類之中,從而引起誤解。
目前所能見到的《尉繚子》版本,古本主要有:銀雀山漢墓竹簡本、《羣書治要》節録本、宋刊《武經七書》本。
明清兩代《尉繚子》注本較多,比較重要的有明劉寅《武經七書直解》本,清代丁洪章輯注《武經七書全解》本、謝重綸《武經全題講義通考》本、朱墉《武經七書匯解》本,以及明焦竑《尉繚子品匯釋評》、趙光?!段究澴诱x》、阮漢聞《尉繚子標釋》、沈應明《注解尉繚子》、陳元素《標題評釋尉繚子》、陳玖學《評注七子兵略》等。
《尉繚子》中保留了較多先秦時期的軍事觀念、軍法、軍令、軍禮等內容,具有相當高的史料價值。從思想上看,《尉繚子》是一部言兵而不止于兵的著作,書中討論的問題涉及面廣,除治軍、用兵原則外,還對國家治理、政治與軍事的關系、農戰等問題作了較為深入的闡釋。
“謂之天官,人事而已?!薄段究澴印烽_篇即明確表達了反對迷信神鬼的觀點,他批駁梁惠王迷信《刑德》:“刑以伐之,德以守之,非所謂天官、時日、陰陽向背也?!饵S帝》者,人事而已?!保ā段究澴?天官第一》,宋刊《武經七書》本,以下所引,均出此本)在《戰威》和《治本》兩篇中尉繚對這一認識做了進一步發揮:“舉賢任能,不時日而事利;明法審令,不卜筮而事吉;貴政養勞,不禱祠而得福。又曰:天時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。圣人所貴,人事而已?!保ā稇鹜谒摹罚吧n蒼之天,莫知其極。帝王之君,誰為法則?往世不可及,來世不可待,求己者也?!保ā吨伪镜谑弧罚?br>“不得已而用之?!睂τ趹馉幍臍埧嵝?,《尉繚子》認識深刻,但他同時也認為,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,放棄武力是不現實的:“兵者,兇器也;爭者,逆德也。事必有本,故王者伐暴亂,本仁義焉。戰國則以立威,抗敵、相圖,而不能廢兵?!保ā侗钌系诙罚段究澴印分鲝埩x戰:“誅暴亂、禁不義?!保ā段渥h第八》)認為義戰貴先:“凡挾義而戰者,貴從我起?!保ā豆嗟谖濉罚┒鴮Α盃幩浇Y怨”的不義戰爭,則應采取不得已而為之的態度:“怨結雖起,待之貴后,故爭必當待之,息必當備之?!保ā豆嗟谖濉罚?br>攻守權謀。強調戰前謀劃的重要性:“夫蚤決先定。若計不先定,慮不蚤決,則進退不定,疑生必敗?!保ā独兆淞畹谑恕罚?br>“賞如山,罰如溪?!薄段究澴印诽貏e強調制度建設的重要性:“制必先定。制先定,則士不亂,士不亂,則刑乃明?!保ā吨普劦谌罚┲灰懊髌渲?,一人勝之,則十人亦以勝之也;十人勝之,則百千萬人亦以勝之也”(《制談第三》)?!段究澴印吠瑫r強調依法從嚴治軍,強調要明法申令,公允執法:“殺一人而三軍震者,殺之;殺一人而萬人喜者,殺之。殺之貴大,賞之貴小?!保ā段渥h第八》)反對徇私枉法,堅決杜絶當時社會存在的
“千金不死,百金不刑”(《將理第九》)。
興農戰?!段究澴印诽岢觥氨鴦儆诔ⅰ?,他說:“使天下非農無所得食,非戰無所得爵,使民揚臂爭出農戰,而天下無敵矣?!保ā吨普劦谌罚┯终f:“明乎禁舍開塞,民流而親之,地不任者任之。夫土廣而任則國富,民眾而治則國治。富治者,車不發軔,甲不暴出,而威制天下?!保ā侗劦诙罚?/div>
 
友情鏈接
Copyright◎國家圖書館出版社,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:6784886
發行聯系電話:010-66114536 66121706(傳真)66126156(門市)
富贵娱乐 精准一头中特 东华软件股票 中国福利彩票怎么查看 福耀玻璃股票分红记录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管家 快乐8稳赚技巧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新疆11选5任三推荐号码专家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图感觉 腾讯快三官方网站